分享

行业 | 酷!几个青年人秒杀中国电影市场

星新一 发布于 2017-06-28
频道: 综述 

放眼当下华语影坛,青年导演、青年电影如雨后春笋般蓬勃涌现。或如《心迷宫》导演忻钰坤、《中邪》导演马凯,在类型上让中国影坛为之一振;或如《路边野餐》导演毕赣、《清水里的刀子》导演王学博,在文艺上拓展美学、题材疆界。当五代、六代大导演及北上的香港导演占据中间力量之时,一股稚嫩青涩的新生力量蓬然冒出,他们迥异的个性与创作,仿佛让人看到华语电影新的气象。

《心迷宫》《中邪》《路边野餐》《清水里的刀子》


涌现之源

如果非要寻找一个时间节点,或许2015年上映的《心迷宫》可担代表。自2014年FIRST青年影展摘得最佳导演奖后,忻钰坤与他的《心迷宫》一直备受关注。2015年上映后,这部170万成本独立制作的影片,最终拿下1000多万票房。从忻钰坤和《心迷宫》开始,越来越多的青年导演开始进入主流视野,有些凭借优质的艺术品质在国际影节上斩获大奖,比如《路边野餐》导演毕赣、《清水里的刀子》导演王学博,有些凭借商业潜力顺利让自己的影片走上院线,比如《黑处有什么》导演王一淳、《少年巴比伦》导演相国强。


《心迷宫》导演忻钰坤

放在十年前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自2002年《英雄》开启中国商业大片时代,古装、动作、魔幻的潮流一直延续至今,重明星、重特效之外又多了重IP。但时至今日,中国电影产业已不可同日耳语。单就市场部分,2015年440亿破天荒的内地总票房,让所有人激动不已,这比2014年的296亿总票房上涨了48.13%,而2016年457亿的成绩,虽然释放了增速放缓的信号,但不可否认中国电影工业俨然是只庞然巨物,全世界都垂涎着这块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当工业的基量到达,在这个基础上才会有更多的投资人、发行商愿意尝试青年导演、青年电影。



2011-2016年中国票房收入统计,数据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与此同时,大众的电影审美也在逐年提升,并愈发多元。当厌倦了好莱坞爆米花大片、中国古装动作片后,市场迎来细化,观众也迎来细分,于是中国电影市场开始呈现更多元更丰富的面貌,引进片里多了《爱乐之城》、《你的名字》、《摔跤吧,爸爸》、《当怪物来敲门》这样的影片,而中国本土也借题材迥异、类型多元、手法独特的青年电影,满足越来越多不同口味的观众,《心迷宫》的烧脑、《路边野餐》的实验、《八月》的纯净,莫不打动一部分受众的心。

《爱乐之城》、《你的名字》、《摔跤吧,爸爸》、《当怪物来敲门》

此外,青年导演的崛起,还得益于消解科班与非科班界限的互联网学习平台,得益于技术发展带来的设备数字化、机器小型化,得益于像FIRST青年影展、浙江青年电影节这样以“青年”为概念的节展,得益于各大电影节的创投会,得益于各大影业设立的扶植青年导演的计划,以及诸如专注文艺片宣发的“放大电影”、专注文艺片制片的“黑鳍影业”等公司的出现。这些的发展,让青年导演的创作,从融资、设备、团队、拍摄、后期、宣发等环节,变得更易操作,更具可能。种种的因素,催生着这一代年轻创作者的崛起,呼唤着他们对这个时代的表达。


双向表达

当具体而微深入到当下青年导演这个群体时,对于他们的梳理仍显得吃重。他们不同于五代、六代导演带有鲜明的集体创作倾向,他们人数繁多,出身各异,在新时代多元的价值观与个体独特的成长经历下,往往个性非凡,创作迥异。当下的青年导演,按照作品流露出的气质,大抵可划分两条路线,一条是以毕赣、张涛、张大磊、王学博为代表的文艺路线,另一条是以忻钰坤、马凯、相国强为代表的类型路线。

在文艺层面,走得最远的当属《路边野餐》导演毕赣,他用这部影片构建了自成一体的美学体系,在诗意的表达中探讨时间与记忆,纵横勾连的叙述带出贵州小镇多重人物之间生命经历与感情经历的互文,其中荡麦段落的40分钟长镜头凝聚导演功力与情感表达,极其惊艳。影片拍摄成本不到20万,最终收获647万票房,虽然市场收益不高,但自洛迦诺、台湾金马奖载誉而归后上映,赢得赞声连连,成为小成本高口碑电影的典范。如今,毕赣成立了自己的“荡麦影业”,并着手筹备自己的第二部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汤唯、张艾嘉等强大卡司加盟。


《路边野餐》导演毕赣

相对而言,走得最无野心的是张大磊的《八月》,这部电影从小孩视角铺陈90年代一个典型中国家庭的变化,在缓慢的生活流叙事下弥漫开点点诗意,呈现时代变迁下普通人面对生活的态度,纯净、简单的画面与情感,流淌进观者的心中,引发很多人的情感共鸣。


《八月》导演张大磊(左一)

在类型层面,《心迷宫》导演忻钰坤首开得胜,他用一部多线叙事的黑色喜剧,呈现中国农村的怪现状,在类型上玩出了科恩式的悬疑、犯罪感。从《心迷宫》开始,很多玩结构的影片层出不穷,于镭导演的《造化》、郭三皮导演的《横头道》以及公映的李雨禾导演的《提着心,吊着胆》,无不运用多线叙事的结构,打造黑色喜剧的类型,青年导演在这一类型上做出了傲人成绩。忻钰坤的第二部长片《恶人》也即将揭开神秘面纱,同样的犯罪类型片,但叙事方式回归传统。

于镭《造化》的叙事,融入东方六道轮回观与西方莫比乌斯环

以往被诟病的中国恐怖片因为《中邪》的问世,或将得到改善。这部去年FIRST大热的恐怖片捧红了导演马凯,作为一个忠实的恐怖类型片影迷,马凯在拍摄自己的长片时落实了恐怖类型的本土化,用此起彼伏的恐怖桥段,讲述一个接地气的中国故事。

《中邪》导演马凯(中)


完善生态

一国的电影制作,不能只有强大班底打造的《长城》、《寻龙诀》、《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这样的影片,同样,独立制作也是电影生态的一部分。工业制作与独立制作,共同组成健全良好的生态系统。正是青年导演的涌现,独立制作形成一股势头,中国电影生态得以朝着良性方向发展。青年导演拍摄的题材、类型,扩充着当下电影市场欠缺的部分。

青年导演在拍处女作时,多以个体成才为切入点,像王一淳导演的《黑处有什么》、张大磊导演的《八月》、相国强导演的《少年巴比伦》、刘紫微导演的《我心雀跃》,都是依托个体成长的青春片,展现90年代中国社会变迁下的青春往事。


王一淳的《黑处有什么》在犯罪类型外壳下,讲述彼时社会的杂芜

同样,青年对周遭社会现实的观察,同样见诸他们的作品。去年王家卫领衔的FIRST评委会,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两项大奖,颁给张涛的《喜丧》。这部现实主义力作,通过一个老人在几个子女家的“流浪”,展现传统孝道的丧失,看似原生态的记录影像,却在精巧的剧作与视听构思下完成,呈现了当代农村社会令人发指的种种问题。一向关注中国现实的青年导演李睿珺,拍出《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通过裕固族两个小孩寻家的旅程,展现工业文明与传统文明的冲突。今年,他的新作《路过未来》,聚焦外来打工人口的命运波折,入围2017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包括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王学博的《清水里的刀子》,将触角伸到主流电影甚少展现的少数民族题材,拓展着中国电影的故事疆域。


《喜丧》

在内地青年导演崛起的势头下,香港同样迎来新生代导演,其中以曾国祥、罗耀辉、黄进三人为代表。香港的大导演北上发展后,内地与香港的融合成为大势所趋,而香港新生代导演大多扎根香港社会土壤,如罗耀辉的《幸运是我》,在喜剧类型的包裹下,讲述了陌生人相濡以沫的感人故事,并让社会再度重视老年痴呆症患者。而黄进导演的《一念无明》,通过一对父子的艰难命运,刻画了一名躁郁症患者,直击现实社会对躁郁症患者的冷漠与不解。曾国祥导演、陈可辛监制的《七月与安生》,则在国产青春片中打开新维度,更是成为内地与香港合作的典范。


《一念无明》导演黄进(最左)


前路漫漫

青年导演来路多元,但共同面对的,则是漫漫前路。毕赣、万里扬(《恶意》)科班出生,张大磊、李冉(《露西亚》)留学而归,马凯、于镭自学成才,还有诸如李云波(《呼吸正常》)等导演从影评人转型而来、王学博从制片人转型而来。面对波云诡谲的电影产业,青年导演的未来之路仍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李云波从影评人转型导演,拍出《呼吸正常》

从以往的经验看,青年导演往往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贾樟柯自《小武》时,一直透过影像记录中国的变化,始终如一坚守文艺创作方向,而宁浩、乌尔善在最初无论拍文艺片还是类型片,最终都走上了商业大制作的方向。日后的青年导演,获奖面临这种分化,但从独立制作,晋升到艺术领域,抑或商业领域,无论在国际电影节斩获多少大奖,还是在市场上拿到多少票房,青年导演最初的本心要坚定,拍自己想拍的题材,这样拍电影才是一件快乐的事。


贾樟柯与宁浩,获将成为青年导演两种未来创作的方向

中国的青年导演没有像法国电影新浪潮一样,形成一股集体反叛的力量,也没有像美国“电影小子”们一样,掀起“新好莱坞”的革新力量。他们还稚嫩青涩,电影质量参差不齐,艺术水准也有高有下,导演能力还有待提升,对社会现实的认知力度或还不够,但这样的一股新生力量不容小觑,或许,他们就是未来中国电影的希望。


文作者:君伟



本文章为原创、翻译或编译,转载请注明来自V电影(vmovier.com)

微信“扫一扫”,直接在手机上观看影片

加载更多

影片点评
快速评论

  • 加载更多

热门排行

正在热议

更多活动+热门活动

  • New Era青年电影季命题短片单元
  • V电影开放日x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 重庆站开放观众报名
  • #创作吧!少年第十六弹#浴室狂想曲
  • “新片场学院短视频实训营”第3期&第4期开放报名
  • 天工异彩《电影工业级调光教程》
  • #创作吧!少年第十五弹#触摸未来世界
×
×

用「V电影」客户端下载高清影片

扫描二维码下载
- iOS / Android -

×

登录